2019-5-27   图文【一】 图文【二】 头签制作 文字玩趣 吟歌玩趣 单图玩趣 图酬答谢 组图玩趣
清梦小说玩趣
清梦古风玩趣
清梦长短句玩趣
清梦对联玩趣
清梦随笔玩趣
友人共趣文字
共友录音播剧
 
《镜花梦》第十八回
 
   第十八回 听琴话丹青
   梅雪听说琴台新建了一个书画院,内住一位擅长书法绘画者,据说是长风的好友,便前去拜会。
  
   待到了那里,才发现早已有人先她而来,欣赏书画的雅兴比自己犹胜之,此人正是移花轩草本斋主人君子。
  
   书画院主人名唤希夷,此时正与长风叙旧,书画皆挂于室内任人欣赏, 梅雪便与君子随意赏了起来.
  
   先是看了三副书法,君子论道:“希夷的书法笔含水墨,故而浓淡错落有致,似书似画;更兼行笔古拙,中偏锋同用,若行云流水,天趣自然,气韵生动,绝妙绝妙!”梅雪看了也觉好,独喜欢“百尺楼观沧海”那幅。
  
   接着是一幅题为“宠辱不惊,去留无意”的魏碑字体书法,梅雪觉得甚好,只待君子评之。“魏碑写得好,浑厚端庄,如刀刻削,但落款宜用行草。”君子道,梅雪听了心中暗许。她也未曾想今日来书画院一遭,偶遇一个能品画赏字之人,自己更添几分兴致了。
  
   此时梅雪又在看一幅“大江东去浪淘尽”的字幅,她很喜欢苏东坡的词,便细心看了起来。只见字体俊逸中蕴有刚劲之力,行草中粗细疏密错落有致,尤其是“乱石”“人道”“千堆”“故国”“雄姿”几处她甚为赞赏。回头见君子在看另一幅字幅,面有惊叹之色,便走了过去。
  
   只见上面写到:
  
   平湖一望上连天,
   林景千寻下洞泉;
   忽惊水上江华满,
   疑是乘舟到日边。
  
   君子言道:“书如行云滚水,轻重得宜,虚实互根,章法均衡,书与文相得益彰!” 梅雪看了亦是惊叹不已,君子所评非虚,尤其是尾句的“到日边”三字运笔流畅,令她着实欣赏到了行书的行云流水之韵。再细思君子所言的“行云滚水”,正是对字的动感流畅一种势的形象说法,不由佩服起君子的别具慧眼的鉴赏力。
  
   此时长风,水吟,辛夷,飞歌,旧梦,妖精也来了书画院,也都一一赏了起来。
  
   只听飞歌道:“这幅浓墨重彩,运笔流畅,豪放大气,肆意而为之!很有气势!”原来她在看题为“烟波不动影沉沉”的字幅,只见上面写到:
  
   烟波不动影沉沉,
   碧色全无翠色深;
   疑是水仙梳洗处,
   一螺青黛镜中心。
  
   水吟笑道:“希夷兄这幅字有气势!喜欢这种龙飞凤舞的感觉。”
  
   君子和梅雪看完书法又欣赏起画来,先是看到一幅鹰击长空的图,古朴苍劲,英姿勃发,有再展宏图之势。
  
   接着看到一幅题为“独步春光”的梅花图,君子道:“这种画风当今却似流行,但一改梅花枝虬花稀的画法,花繁枝密,兼点绿芽,实不可取,梅不似梅,桃不似桃,倒似日本樱花。”
  
   梅雪笑了笑,道:“君子兄所言不错,枝虬花稀在国画里是梅花的一贯表现手法,更显梅花之清疏之韵。不过希夷兄所画的花繁枝密手法我也曾见有过,许是为体现其朝气蓬勃之态吧,也未尝不可的。”
  
   众人听了皆笑而默许。
  
   君子打趣道:“我讲一个真实笑话给各位:景德镇艺术大家排名,卓先生梅花排第三,人们都有意见,梅画一丛,枝密花繁,下面人评点,是杜鹃则有叶,画迎春则花黄?岂有梅生一丛。有知者告知:卓是馆长,近年卓先生的梅花销东瀛甚多,故名扬官升。众问何故,皆不知所以。有一外行正欣赏着,脱口而出:这张樱花画得好鲜艳!众人尽愕……”
  
   “呵呵,看来君子兄是赏梅的行家,知梅之神韵不在密,且好清逸之梅。不过画梅者甚众,各有所好,有喜惊艳之色,有喜清绝之韵,也是因人而异吧。”
  
   说着二人又来到一幅题为“冷香”的梅花图面前,梅雪喜道:“写意的梅!这个形不错,伸出的枝和稀疏的花有韵!所用花色之墨也有冷艳清雅的感觉,唯一不足就是老枝干画得有些潦草不够苍古。”君子亦道:”“好!枝虬行如“女”,章法生动飘逸,瓣逸冷香,迎风不惧,春蕊内蕴,送君一曲《梅花三弄》。”说着看到屋内有一琴桌,便随意弹奏起《梅花三弄》来,梅雪笑道:“君子兄好雅兴!” 
  
   妖精此刻也看到这幅冷香图,随口拈诗道:“冷香入琴台,幽韵伴君来。梅花三弄曲, 大家共抒怀。”
  
   此时,只见无乘笑眯眯地走进来道:“善哉善哉! 假和尚我来也,可有茶与我一杯?”
  
   梅雪道:“你来迟了的,没茶了。罚你说句俚语一乐。”众人皆许。
  
   无乘想了半天,竟吐不出一字来。 
  
   这时浪子拿着折扇和小妆一前一后进了门,“这里好热闹啊。” 待看到那题为“天马无羁”的字幅,不由才思泉涌,随口道:“天马行空暗,无羁自风流。”小妆笑道:“又酸起来了。”
  
   梅雪见了此二人,走向前,对着小妆耳语了一番。小妆望着无乘,戏言道:“夜黑我看见梅雪那只兔子,黑想弄来烤起吃了,就怕梅雪跟小妆俩丫头不饶我,这话是谁说的?”无乘低着头不言语,众人皆笑不言,潇湘此时却哭着进来了。
  
  
   预知后事,且听下回分解 。
  
  
  
  
 
<<返回列表
 

   Copyright 2008  

  清梦苑·清梦图文   站长:雪清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