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12-17   图文【一】 图文【二】 头签制作 文字玩趣 吟歌玩趣 单图玩趣 图酬答谢 组图玩趣
清梦小说玩趣
清梦古风玩趣
清梦长短句玩趣
清梦对联玩趣
清梦随笔玩趣
友人共趣文字
共友录音播剧
 
琴台传奇 (三) 送伊归兮踏雪行
 
   【琴台传奇】
  
  
   作者 : 石头
  
  
   琴台传奇 (三) 送伊归兮踏雪行
  
  
   倾城摸了摸胸口,回想梦中情景,那个黄衫女子模样竟然和白天在酒店见到的那个有几分相似。那个白衣女子却是从未见过。倾城摇头苦笑,正要躺下接着睡觉,忽见窗外一道黄光闪过。倾城飞身而起,抢出门外,只见一缕黄光落入前面的温水潭中。倾城展开身形,向着黄光坠落处跑去。
   跑到潭边,发现潭水中漂着一个黄衫女子,一缕秀发浮在水面。倾城一头扎入水中,将她负到岸上。只见女子胸前衣衫血迹斑斑,想是落水时已经昏去。赫然是白天在店中遇到的黄衫女子,神仙姐姐居然也会受伤,不知道发生了怎样的变故。倾城摸了下女子的鼻息,知道只是受了内伤,连忙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,从中倒出两颗药丸。“小姐姐,对不起了,倾城救人,失礼莫怪。”说完喝了口溪水,将药丸纳入自己口中。俯下身去,将化开的药丸喂入少女的口中。正好此时,那少女幽幽醒转,见一男子的嘴巴含靠在自己的唇上,羞怒交加,一掌拍出,掌到一半竟又无力垂下。“你,”突觉口中一股药味,一股热气从丹田升起。“小姐姐,你不要动。你伤的很重呢。我扶你起来吧。”
   倾城一手穿过黄衫少女的腋下,扶她站了起来。黄衫女子脸上浮起两朵红晕。默默的看着倾城,发现他竟是白天酒店喝酒的少年。“不要动,你受了内伤,先到我那里吧。”倾城扶着她慢慢的回到自己的茅屋。黄衫女子甚是害羞,挣脱开倾城,想要自己站立。可是因为伤的太重,又晕了过去,倾城急忙扶住,让她躺在自己的炕上。黄衫女子竟然沉沉睡去。
   倾城站在床边,看着黄衫女子,刚才忙着救人没有细心看她。现在才发现这个会御剑飞行的神仙小姐姐长的竟然是非常的漂亮。长长的睫毛,小巧的鼻子,脸上不施粉黛,虽然现在脸上没有血色。但是丰腴秀美的脸庞竟让倾城看的痴了。总觉得好久以前就见过一般。
   经此一阵折腾,倾城睡意全无。看到黄衫女子安稳的睡着了,倾城知道,师父的雪山玉露丸的药力已经行开。她的性命应该没有什么大碍。于是从案头取出一本医书,看了起来。原来倾城的师父诸葛青云虽然出自武林世家,可是武功却是平平。诸葛青云乃是一代奇才,奇门盾甲,医巫占卜,琴棋书画无不精通,唯独不喜武功。收了倾城为徒后,武功居然只教了他些打坐吐呐的入门功夫,其他的奇门遁甲、五行八卦、琴棋书画、巫医占卜居然是学了个九成九,特别是医学居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   看着医书,想着黄衫女子,竟是不能入眠。到了快早晨了才沉沉睡去。斗转星移已是东方泛白。
   倾城一觉醒来,伸了个懒腰,忽然想起昨夜救的女子,连忙站起来。只见黄衫女子依然熟睡之中,额头见汗,倾城知道血气行开,伤势已好了大半。正好此时黄衫女子睁开眼睛,连忙起身,对着倾城盈盈下拜。“多谢公子搭救。”倾城赶紧扶住她。“江湖中人,何必多礼。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啊。”黄衫女子听到这里珠泪滚滚而下,“我是蜀山派的弟子,前几天我家师父和师叔四人应昆仑之约。我和师姐三人正在天山采药,收到师门的召集信号,赶往帮忙,谁知道到了鸣沙山,遇到魔教的四大护法,我为了掩护师姐和师妹引法器飞离,不想被那骷髅山白骨洞潇湘馆主的鬼头杖击中,逃至此处已无力御剑,落入潭中,而且师门重宝玄霜剑,也失落入水,这可如何是好。”
   “姐姐,这温水滩深达千尺,我以前一直没有潜到底过,这个宝剑到是不易找回。”
   “那我要赶紧去找师傅,看他们有什么办法取回宝剑,另外也要赶紧告诉师傅,魔族力量正在集结,好早做打算。”
   “可是你现在内伤过重,功力全失,如何回去。不如我陪你回去吧。我叫倾城,不知道姐姐如何称呼”
   “我叫梅雪,大家都管我叫雪儿。既是这样,就只好有劳小兄弟了。”
   “雪儿,雪儿”倾城轻轻的念着这个名字,似又回到多年前。
   “怎么?”
   倾城默不作声。梅雪这时才仔细打量起倾城来,只见倾城生的高挑身材,长臂阔肩,星眉朗目,好生不俗。梅雪暗暗奇怪,会对这个小子暗生好感,对他居然是毫无戒心。
   “你认识一个叫雪儿的?”梅雪问道。
   “没有没有,雪儿姐姐,我们今天收拾一下,明天就出发好不好。”倾城感到失态,手伸入怀里摸索着那个香囊,又出了一会神。
   “姐姐你好生休息,我去弄点吃的来”倾城转身走出房间,梅雪盘膝坐在蒲团上,调息养神,一股真气提到胸口,竟是一阵晕旋,只得作罢。
   倾城到溪边水浅之处,站在水中,游鱼皆从他腿边游过,毫不害怕,原来这里的鱼儿很少见人和动物。所以见人不惊,倾城两手一抄便得了两条。回来时见梅雪又倚在床沿睡着了。倾城将鱼肉切碎,做了一碗姜汤鱼羹。不用倾城来唤,那股清香味已将梅雪唤醒,梅雪睡了一天肚子早饿了,喝了鱼汤,又服了一丸雪山玉露丸就又沉沉睡去。
   倾城自个走出茅屋,月光如水泻下,谷中泉水叮叮咚咚,取过腰间的玉萧,竟自吹奏起来,萧声凄婉处,如杜鹃啼血,婉转处似流泉绕谷,原来竟是失传已久的《潇湘云水》。吹了一曲,百无聊赖就倚着老松睡着了。
   一夜过去,阳光透过竹林晒到了倾城的眼皮。倾城伸了个懒腰,发现身上披着一件斗篷。料是梅雪醒来为自己盖上,倾城推开房门,梅雪不在,包裹和宝剑放在桌边,桌子上摆着两碗米饭,几个小菜。倾城忽的心中一荡,眼中似要落下泪来。外面传来女子清丽的歌声,音声婉转,倾城寻声走去,竟听的痴了:
   空山鸟语兮
   人与白云栖
   潺潺清泉濯我心
   潭深鱼儿戏
  
   风吹山林兮
   月照花影移
   红尘如梦聚又离
   多情多悲戚
  
   望一片幽冥兮
   我与月相惜
   抚一曲遥相寄
   难诉相思意
  
   风吹山林兮
   月照花影移
   红尘如梦聚又离
   多情多悲戚
  
   我心如烟云
   当空舞长袖
   人在千里
   魂梦长相依
   红颜空自许
  
   南柯一梦
   难醒
   空老山林
   听那清泉叮咚叮咚似无意
   映我长夜清寂
   潭幽涧清,暗合曲意。
   倾城寻声来到梅雪的身边, “好曲子,,”倾城击掌而赞。梅雪已换了男衫,转过身来,眸子顾盼神飞,竟然变成一个翩翩佳公子,一袭蓝衫,说不出的风雅倜傥。“倾城弟,以后你我兄弟相称,我现在名字叫清梦。怎么样?”
   “清梦!好名字,清梦兄,我们回去用膳吧。”
   “倾城兄请了”
   “清梦兄请了”
   “哈哈”
   “呵呵”
   吃过了早饭,倾城,清梦略做收拾就出发了。清梦虽然功力未复,行走已与常人一般。走不半日,两人到了一个稍大的镇子,买了马匹,干粮。一路风尘而去。清梦虽然年纪不大,却是蜀山新代弟子里面最为出色的,江湖阅历非常丰富,给倾城讲解武林大势,什么骷髅山百骨洞,什么桀骜派,百花门。如数家珍,倾城一路听来长了不少见识。休息时,就谈琴论萧,对于武功仙术,反而很少谈及。一路走来算算已经十多天了,晓行夜宿,居然甚是逍遥,清梦居然有种希望就永远这样走下去的感觉。
   沿路越来越荒凉,客栈越来越少,这一日两人不觉已进入阿拉雪山地区。
   “倾城弟,前面就是大雪山,我们要弃马步行了。”倾城扶清梦下了马,两人在前面的客栈早已经换上了轻裘。这么长日子一起,因为一直以兄弟相称,清梦便挽了倾城的手一起前行,不觉有异。倒是倾城握着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,怪不自在的。
   开始路很好走,后来渐渐的道路已经无迹可寻,风越来越大。快到雪山峰顶的时候,风速又加大了,还下起了鹅毛大雪。倾城抓着清梦的双手,用自己的身子护住清梦,艰难前行。后来实在无法行走,倾城找了一处隐蔽的山石,停了下来。风雪依然,因为内力均失,清梦无法抵御严寒,全身开始发冷,倾城解下斗篷包住清梦,见清梦依然寒冷,倾城只好紧紧的抱住她。
   风雪肆虐了一个时辰,终于停歇,倾城站起身来,抖去身上的积雪。“清梦兄,风停了,我们,,,”蓦然看到清梦的眼中泪花点点,便住口不说。清梦转过身去,偷偷的拭去泪痕。依然抓了倾城的手,“我们走吧”。
   正是:
   世事原难预料,公子哪里多情,
   雪山深处一段因,芳心已然暗许。
 
<<返回列表
 

   Copyright 2008  

  清梦苑·清梦图文   站长:雪清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