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8-21   图文【一】 图文【二】 头签制作 文字玩趣 吟歌玩趣 单图玩趣 图酬答谢 组图玩趣
清梦小说玩趣
清梦古风玩趣
清梦长短句玩趣
清梦对联玩趣
清梦随笔玩趣
友人共趣文字
共友录音播剧
 
琴台传奇 (四) 翠屏醉酒约琴台
 
   【琴台传奇】
  
  
   作者 : 石头
  
  
   琴台传奇 (四) 翠屏醉酒约琴台
  
  
   且说清梦,倾城离了雪山,半日工夫便来到一处村庄,已是半夜时分。正是稻子成熟季节,本来倾城清梦从雪山下来没了话语,走到村子时,雨后空气特别清新,夹路稻香扑鼻,清梦信口吟道:“稻花香里说丰年,听取蛙声一片。真个好地方”倾城居然一改先前的冷漠孤独,宛尔一笑。“清梦兄,心情不错,快看这个村名,,”清梦近前一看,原来牌子上写者“稻香村”三个字,拍手叫好。
   “雅客光临,请来小店一坐。”原来这稻香村的牌子后面就是一个客栈,门口立了一位公子,风度翩翩,如玉树临风,清梦不觉有种出尘之意。
   上前抱拳道:“我两兄弟路过此地,正欲投宿,兄台请了。”倾城也上前抱拳施礼。
   “哈哈哈哈,今日难得遇到两个龙凤般的人物,三生有幸”说完拉了清梦和倾城走入客栈。
   三人在酒店一角落座,只见这位公子生的又瘦又高,脸庞瘦削却不露骨,凤眉虽细而含威,睛如点漆。看了说不出的受用。
   “两位仁兄,小弟水吟,在此恭候多时了。”
   倾城看了清梦一眼,两人都是满脸疑惑。
   “两位不必孤疑,只因今天傍晚时分,我与友人叉烧先生在此地饮酒,中间他起一卦,说今天子夜时分,会有两位旧友到访,果然如此。只是卦象说是一男一女,到底他的卦还有不准的地方,没有算准是两位兄台。”
   倾城和清梦都是一惊,原来相术真有这么灵验的。
   小二上来酒菜,三人对饮谈心,竟然一谈投缘。清梦喝了一些,因身体不适,不胜酒力,先去睡了。倾城和水吟越说越精神,一宿无眠。
   “倾城兄弟,此去蜀山已路途不远,这个附近有一处所在,名唤翠屏山的,景色甚是清幽,可有兴致一去?况且此一去正好顺路,与两位兄弟虽是初次相遇,却如已见了几生几世般,过了翠屏山,你们径去蜀山,我却要改路,去往琴台与旧友相会了”
   倾城久居塞外,正有心观赏一下蜀地风光,满心想去。不过想起清梦,正要推托。“水吟兄有此雅兴,自当陪同前往。”原来东方早已经泛白,清梦正好起来,见两位犹在兴头,虽说回师门心切,却不想坏了倾城与水吟的兴致。
   三人梳洗毕,便迫不及待的上路了,水吟今日得逢两个知己,谈的投机,不觉意气风发。“这翠屏山,乃蜀地极为奇妙的所在,山本不高,虽不巍峨却有另外的钟灵奇秀之处。”水吟边行边讲,“这边是大片的稻田,而此山绵延数里,恰似一个绿色的屏风,将本来极平坦的地势分割开来,故名翠屏。”(此山纯为石头杜撰,若有雷同,纯属巧合,哈哈哈)
   清梦虽在蜀山,知道有此山,却是第一次来。三人徐步而行,但见,野芳发而幽香,佳木秀而繁阴。好个清幽所在。转过山坳,但见一条瀑布从上面的崖头喷薄而出,如一条白练冲入下面的潭中。“此处所在名唤做‘老龙潭’,这瀑布就叫‘白虹挂涧’。”水吟轻摇折扇,竟似看的痴了。
   “白虹挂涧,老龙潭,”倾城突然身子颤抖了一下,听到这两个名字,心底不知为何生起一股凄凉之意,名字竟然如此熟悉。
   潭边有几个钓鱼的老者,还有一个茅亭,居然是处酿酒的所在。“临溪而渔,溪深而鱼肥,酿泉为酒,泉香而酒烈。哈哈,清梦、倾城,我们在此畅饮一杯,就此做别如何。”水吟说完拉了倾城,清梦进入酒肆。
   三人谈笑风生,都是年少,不觉酒已半酣。水吟击掌而歌;
   狂歌无迹江湖行,
   逍遥来去万侯轻,
   今逢旧友十分醉,
   醉里贪杯看翠屏
   那倾城历来是好诗文的,今已微醉,也是信口吟来
   三生石上旧时客,
   翠屏酣酒任狂歌,
   今日相逢求一醉,
   明朝天涯意如何。
   吟完又与水吟击掌而歌,不觉又进了数杯。
   清梦捏着一个酒杯望着窗外的飞瀑,想着一路走来,快到蜀山居然意乱如麻,既想快点回去见着师傅和众位兄弟姐妹,又不知道到了蜀山,倾城做何打算。只想就这样陪他一起走下去,许久才幽幽的念道:
   常伴雪舞怜花容,
   何缘今得与君同,
   春花秋月都不看,
   只念伴君踏雪行。
   水吟看了看清梦,很觉的诧异,“清梦兄因何有点伤感?”
   清梦转过身来道:“哪里,水吟兄,不过刚才看到水中浮萍,想人生所遇,如水如萍,触景伤情罢了。”
   “呵呵,有倾城老弟相伴,还恁多伤感,强似我孤家寡人一个啊。清梦兄,倾城老弟,我们就此别过,日后有机会去琴台会我。”说完掏出一卷图画送与倾城,倾城接过一看原来是一个地图,想必这琴台乃是一处极隐蔽的所在啊。
   三人走出酒肆,水吟解下腰间玉笛,吹奏起来,曲子奇异,并不是甚好听。清梦,倾城均觉讶异,忽见远方飞来一只大鸟,一声清鸣,落在水吟旁边,将雪白的脖颈蹭着水吟的衣带,状极亲昵,原来是一只大鹤。水吟抚摩着大鹤,向清梦,倾城一拱手,“水吟去了”。转身骑上鹤背,转眼鸿飞渺渺。
  
  
 
<<返回列表
 

   Copyright 2008  

  清梦苑·清梦图文   站长:雪清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