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12-17   图文【一】 图文【二】 头签制作 文字玩趣 吟歌玩趣 单图玩趣 图酬答谢 组图玩趣
清梦小说玩趣
清梦古风玩趣
清梦长短句玩趣
清梦对联玩趣
清梦随笔玩趣
友人共趣文字
共友录音播剧
 
鬼狐今夜来之—— 七重门
 
   【七重门】
  
   作者:青牛骑
  
  
   一、
   这几天晚上,贾学儒的府里不太安宁:关好的门都无声无息地自动敞开了。
   贾某是明未某地的一位学儒,学富五车,人称贾学儒。有一次应召到宫中讲学,皇帝听后龙颜大悦,赏他一块金牌。贾学儒回家后,把金牌供了起来,当地人皆以他为荣。州官到此地任职,都先拜他为师,方可施政。
   贾学儒命仆人夜里守门。到了子时,门上的锁慢慢开启,仆人们拼命推着,可门还是自动打开了。
   “闹鬼了……!”仆人们汗毛直立。天一亮,除了几个贴心的仆人,其他工钱都不要,卷起行李另寻去处。
   贾学儒连夜到南山请来修行多年的胡道士。胡道士房前房后转了三圈,摇道道:“你这房子冤气太重,三道门哪能挡住冤鬼?还是像城外的七座牌坊一样,抓紧建七重门吧。”
   “鬼可以不走门啊,建七重有什么用?”贾学儒忧心重重地说,“上次我听你的,在深闺里建了七重门,还是没把莹儿留住。”
   “但莹儿还是为你挣了座牌坊。”胡道士拱手道,“鬼可以不走门,但走门为的就是出冤气。如果七重门都挡不住,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   胡道士胡乱留下些咒符,惶惶而去。
  
  
  
   二、
      贾学儒立即召集当地所有的工匠,三日之内又建起了四道门。
      把胡道士的咒符贴在每一道门上。当夜,在几个贴心仆人的陪同下,贾学儒捧着皇帝赐的金牌,亲自把门。
      到了子时,院内外一片寂静,微微的一点风声都听得见。
      第一道门,锁无声息地落了,门悄悄地开了。外面除了几片落叶,静无一人。
      第二道门,贾学儒和仆人们慌忙跑去顶住。顶不住的,门还是开了,还是无人。
      ……
      第七道门,已经到了书房。贾学儒命仆人们顶上书桌。然而一切都无用,书桌慢慢地移开,门静静地打开。
      外面来了一位白衣女子。轻轻地一拂袖,贾学儒手中的金牌飞了出去。
      “莹儿!”贾学儒惊慌跌坐,“你不要害我!”
  
  
   三、
   “不要害你?”莹儿笑笑。
   “我是你父亲!”贾学儒颤抖着说。
   “父亲?你配吗?”
   “……”
   “为了你的蠢儿子,你强抢我入门,是谁害的我?”
   ……
   “为了锁住我,你建了七重门。然而你还是连我种的花儿都不放过!”
   ……
   “我儿时的邻居萧生多有才气,只是你们这些臭学儒当道,屡试不中。只好来家里执教。他误入七重门,被我无意碰到,就是相互看了一眼。你的狗仆发现了,你就勾通州官,把他逼死狱中!”莹儿凄叹一声,灯火幽暗,瓦棱震动。
   ……
   “你的蠢儿子死了,你让我殉情!”莹儿又凄叹一声,灯火无明,地晃柱摇,“你的连东西南北都分不清的蠢儿子,我殉的是什么情?”
   ……
   “我的性命换来了一座牌坊,是谁害的?还有城外那七座牌坊,被你认为带来荣耀的七重门!又是谁害的?”
   “这是朝廷定的规矩,我也没办法。”贾学儒向后爬了爬。
   “你们这些人到宫中讲学,有多少姐妹魂消牌坊!有多少姐妹残生宫中!又有多少有志男儿报国无民!”莹儿凄呼一声:“你且拿命来偿!”
   “且……慢……你……这是……弑父!”贾学儒声不接气。
   “你不配!”莹儿怒睁双眼,轻拂双袖,利剑一样挥了过去。
   “莹儿,慢……佛说,可以宽恕……”
   “如果你可以宽恕,天下人就得不到宽恕!”莹儿轻蔑地看了他一眼:“只可惜死了,你的留毒千年难除。”
   莹儿不再多说,袖子一挥,白光一闪就走了。
   贾学儒只觉心中一痛,倒在了地上。
  
  
   四、
   第二天天亮。人们发现贾学儒疯了。
   他背着经书,猴子一样爬上了城外的牌坊。每座牌坊上都挂上经书,有什么《《内训》、《古今列女传》等等。
   等他抓上第七座牌坊的时候,他手捧着皇帝赐的金牌,高呼了起来:“我的牌坊永远不倒,我建起了七重门,你永远也走不出去,永远也进不来……”
   他还没说完,就从牌坊上摔了下来。人们发现的时候,已经四肢冰凉,怀里还有那块金牌,和几本经书。
   又过了几年,牌坊也倒掉了。原来州官们在建牌坊时,将上等的石料偷换成了下等石料。
   又过了若干年,牌坊的石头也沉入了地下。
   几年前,某地施工挖出这些残破的牌坊来,连忙上报。当地大喜,为发展旅游业,依据资料重建起了七座牌坊。
   青牛慕名去访时,天已经很晚了。那些新妆的牌坊,影在夕阳中,像是年轻的演员,演一个老太太。只是演技差得很,怎么也没那老味。
   我用相机拍照,拍出来有夕阳,却怎么也拍不上牌坊。当地的人纷纷说我的相机有问题,其他人都能拍出夕阳中的牌坊,美的很。
   当夜,我当地找了家旅馆住下。梦里,梦见了莹子,疯学儒,还有七重门的油漆味道。
   我惊醒了,看看天亮还早,又昏昏地入睡了。
   再也无梦。
 
<<返回列表
 

   Copyright 2008  

  清梦苑·清梦图文   站长:雪清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