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4-21   图文【一】 图文【二】 头签制作 文字玩趣 吟歌玩趣 单图玩趣 图酬答谢 组图玩趣
清梦小说玩趣
清梦古风玩趣
清梦长短句玩趣
清梦对联玩趣
清梦随笔玩趣
友人共趣文字
共友录音播剧
 
鬼狐今夜来之——火狐
 
   鬼狐今夜来之——火狐
  
  
   作者:青牛骑
  
  
   一
     入六月以来,牧远音晚上的睡眠很不好。
     “我昨晚上在吗?”牧远音问室友。
     “在吗?一直在啊。”室友有点不明白,“睡得很好,还打呼噜,我一直还好意思没提醒你呢。”
     这天晚上,牧远音到室外跑了个三千米,又吃了六片安眠药:但愿自己睡个好觉。
     过了片刻,远音感到自己在晚穿戴整齐出去了。在一个荒漠的十字路口,遇到一位穿红裙的女子,露了半块玉一般的肩,斜抱着张琴,在披发径奔。
     远音暗暗好笑:这抱法哪是琴?是把剑就更好看了。那红衣女子看也没看他一眼,在十字路口,也不再择路,直向西南而去。
     “那里没有路,前面怕是有棘了!”未等远音开口提醒,那女子仿佛踩了云般,徐徐而去。远音好像也不自觉踩了云,随裙而去。
     不知过了多少时日,飘过了多少山水,远音累了。那红衣女子却不见踪影。
     在哪里遗失了呢?远音百思不得其解,在万分郁闷中醒来。
     睁眼一看:时针正指晚上两点,外面星光灿烂,寂夜无声。
     再看看室友,在似睡非睡中呓语。
     两个多月来,牧远音一直如此。
     这到底预示着什么?远音不堪折磨,决定到老李那里去趟。
  
   二
     老李是个瞎子,以为人修琴、正音为生。
     平日里,老李也为别人算算命什么的,多少都有些道理,有时还很准确。渐渐地来找老李算命的人多了,但老李从来不收钱物。即使前来算命的人送来些吃的用的,强留下来,老李动也不动,任那些礼物霉了坏了,落了厚厚的尘土。
     远音很不明白:那么多双目明亮的人,有的还有地位,有的很有知识,为什么看不清自己的命运呢?
     但这次不行,无论有用没有用,远音决定去看看老李,为自己解解这一个梦,解脱自己的痛苦。
     “既然梦里向西南走,你不妨作为旅游,小心地向西南走走,看看有什么收获。”老李听了牧远音的一番诉说,慢慢地说。
     “管用吗?”远音将信将疑。
     “我也不知道,试试吧。”老李笑了笑,“如果能解决了,更好。”
     犹豫再三,牧远音决定试试。
  
  
   三
     老李说让他小心地向西南走,牧远音就做了一份详细的出行计划。
     给母亲买了一份巨额保险,买了一些旅游常用的物品:如背囊、常用药品,还有一把质地很好的剑。
     这把剑,看上去和上老太太们健身用的那种没有什么差别。牧远音五年前到浙江龙泉出差时,用2000多元买的,是他两个月的工资。卖剑的小伙子当时用手指把剑弹得直响,如古琴一般:“我父亲平生做了五百把剑,如今年龄大了,不干了。这是计划卖的中,最后一把了,剩下的十把就留着,再也不卖了。”
     牧远音想,这是卖货人常用的技巧,于是就笑了笑。卖剑的小伙子看他出他的心思,拍了拍胸脯:“你这附近打听一下,我史振迪说过假话没有?我还不偷税呢。”说完后,主动地开了张发票,用楷书工工整整地落了“史振迪”三个字,又自言自语地说:“舞剑的人喜欢行云流水,我们造剑的人要的是工整,写字也得用楷书。”
     看了卖剑小伙子言行,牧远音暗暗称奇,心中的八分怀疑,只剩两分了。回来之后,悄悄地开了刃,一试,砍钢有痕,剑却无损,直夸卖剑的小伙好。一时高兴,就求一位书法很好的同学,用行书写了“泰阿”二字,又找了一家很好的装饰公司刻上。装饰公司的人说,从来没遇到这么好的钢材,真难刻。有字在剑上,更显精美。过了一年,又十分后悔:好好的一把剑,为什么添上两个字呢?想再抹去,又怕对剑损害更多,也就算了。
     牧远音向单位请了半个月假,向西南而去。
  
  
   四
     从一个景点到一个景点,这天到了一家著名的风景区。
     牧远音休息了一天,买了些食品,打了辆出租车,向西南而去。
     车走了一个多小时,已经出了风景区。出租车司机再也不走了:“前面太偏僻了,不走了。”
     牧远音感到司机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剑,知道他有疑心,也就不再强求。下了车,却是一个十字路口。牧远音犹豫了一下,也不择路,像梦中所说的向西南而去。
     爬山越谷,行了两个小时,休息了三次,眼前现出一道篱笆来。
     顺着篱笆走了片刻,传来了狗叫声,有一道篱笆门。
     牧远音在门前愣了愣,出来一位穿红衣的女子。
     “您……?”红衣女子看了看他。可能牧远音生来面善,女子眼中没有半点警惕。而远音看着她的眸子里的光,有点面熟。
     “我旅游的,走迷了路。”牧远音顺口说。
     “旅游的?迷了路?一个人?这附近没有景点啊?”
     “呵呵,我喜欢探险,还有点喜欢仙道。”牧远音扬了扬手中的剑,幽默的话不知何时溜进他的嘴中,“可以借口水喝吗?”
     “红儿,干什么的?”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。牧远音有点失望,他希望只有这个红衣女子在这里,能解开他梦中的故事。
     听到有男人的声音,他借水喝的愿望也没有了。
  
  
   五
     “哥哥,他要借水喝。”红衣女子回头应道。
     “喝水?我这里还有好茶,来吧。”片刻,出来一位健壮的男子,十分热情。
     牧远音跟着走了进去,在树荫下端坐了。健壮男子洗了洗手,和他面对面坐下来。叫红儿的红衣女子,端出茶来,沏上,清香溢鼻。
     “你来的真巧,茶刚泡好,我寻思着一个人品也没意思。”健壮男子十分豪爽。
     “呵呵,真巧,我是山东莱庄人,姓牧,来这里玩玩。”牧远音看他豪爽,就自我介绍了起来。
     “我这里还从没来过游人呢,看来你真有闲情,得了莱庄的仙气啊。”健壮男子喝了口茶,“我姓亓,全称亓山,那是我妹妹亓云。我们在这里搞养殖。”
     喝了一会儿茶,已是中午,两人谈得投机。那边已经飘来菜香,牧远音站起来想走。亓山哪里肯让他走?牧远音只好坐下。亓云已端上野菜野味,并开一瓶好酒。牧远音也累了,两人便一杯杯喝起来。
     “你为什么不问我养什么的?” 酒喝到酣处,亓山笑着问。
     “你不说,我怎么好问呢?”牧远音也笑了。
     “一般人问我还不说呢。我是养狐的,亓云大学毕业后,不好找工作,也来这里干了。这地方就是偏点,收入还是不错的。”
     “你妹妹,你刚才怎么叫红儿呢?”牧远音不解。
     “那是她的小时候的名字。” 亓山说:“我叫习惯了。”
     “在这深山里养狐,不怕有狐狸精吗?”牧远音开了句玩笑。
     “不怕,不怕,狐狸精只能藏在心里。在闹市,欲迷心窍,便有窟,便会有狐狸精的藏处。这大山里,心窍处处与大自然通,即使有狐狸精,他能藏在心中的什么地方呢?”
     牧远音听了愣了愣,竖起拇指:“你真是哲学家。”
     “我养了一只红狐呢,我带你去看。” 亓山平生没遇到过这样的知音。
  
  
   六
     在院子里拐了许久,来到一个红布面前。
     亓山掀开红布,里面一个笼子,笼子里是一个火红的狐狸。
     牧远音惊呆了,片刻,突然冒出了句:“能送给我吗?”
     “送给你?”亓山怎么也没想到远音说出这样的话来,沉吟不语。
     远音感到自己失言,只好把自己来这里的原委一一说来。
      “看你也不是那种经常出游的人。” 亓山听了大笑,“既然你说的这么奇特,我割爱又何妨?”
     牧远音十分地不好意思起来:“这是你的心爱之物,我这样,怎么是好?”
     “不妨不妨,你既然有这样的梦,说明你应该拥有它。” 亓山搓着手,“只是路途迢迢,怕红狐去了不习惯水土,你又没有养殖的经验。我让小妹给这红狐备上十天的食物,咱们留下电话,电子邮箱什么的,随时联系。红狐有什么不适,你要随时送来。”
     亓山要留牧远音住一宿,牧远音感到梦的故事已经解决,加上出来已经十多天,坚决要回去。
     牧远音带头红狐,亓山把他们送到了县城。
  
  
   七
     牧远音回到莱庄,当夜无梦。
     第二天,牧远音到了瞎子老李那里,讲了整个过程。老李听了大笑:“很好,很好。”却又叹了一口气。牧远音问叹什么气,老李却只是说:“还算好,还算好。”
     再一夜,牧远音还是无梦,十分高兴,但总是感到少了点什么。他与亓山、亓云一天通四五个电话,谈红狐的生活情况,以及以外的一些话题。过了一个月,莱庄市的人都知道牧远音养了一只稀世的红狐,纷纷来参观。有一位老板出资二十万元要买,当地的动物保护中心也要收养这只红狐,还有一家著名的科研机构,来电话征求他的意见,要借去作科研。都被牧远音一一拒绝。
     被这些事烦扰着,那个梦又出现了。
     “老兄,动物保护正在调查你这只红狐的来历;那家著名的科研机构,也在向上级打报告,想办法借你的这只红狐用……”
     牧远音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,他想到了那遥远的大山,那红儿妹妹的眸子,那亓山健壮的身体。但这一切,又不便告诉亓山兄妹。思考了一个下午,牧远音想出了一个办法。
     “哦,亓兄啊,我想问一问,你那里缺不缺人手啊?”
     “缺啊,只是太偏僻,没有人愿意来。再说,情趣不投的人,来了也处不好啊。”
     “那,等我找到了合适的人,你用着试试,好不好?”
     “行啊,试用期一个月,只是一般人受不了这偏静。”
     “好,那就试试吧。” 牧远音终于作出一个重大决定,他决定做一位山人。
  
  
   八
     这夜,他睡的很好。
     只做了一个舒适的梦:他顺利地到达了那座山,和亓家兄妹养了一群狐,那些狐又不知为何忽然变成他和红儿的孩子,当地报纸上则出了头条新闻:“火狐拥有人神秘消失,其户口也从当地管理部门自动消失,其所住楼层也自动消失,整幢楼从六楼降到为五楼”。
     牧远音在梦里微微地笑着。
 
<<返回列表
 

   Copyright 2008  

  清梦苑·清梦图文   站长:雪清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