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12-17   图文【一】 图文【二】 头签制作 文字玩趣 吟歌玩趣 单图玩趣 图酬答谢 组图玩趣
清梦小说玩趣
清梦古风玩趣
清梦长短句玩趣
清梦对联玩趣
清梦随笔玩趣
友人共趣文字
共友录音播剧
 
半夜鬼狐来之——浅颦
 
   半夜鬼狐来之——浅颦
  
  
   作者:青牛骑
  
  
     在秦淮河畔,谷成感到长青树咖啡馆,是最好的。
  
     每个星期五的晚上8:00,谷成都会带上一本书,要上一份28元的牛肉面,还有一份青醋花生,在这里消磨上2个小时。
  
     谷成看的书,是黑格尔的《精神哲学》。去年在新街口书店,一眼就喜欢上了这本书。朋友说他精神有问题,填饱肚子已属不易。当时,谷成笑了笑没说什么。十几年来,他总觉得心中少点什么东西。这种缺少,有时忽然让他感到慌得很。
  
     “你的脚丫,要么在家中,要在么长青树的路上。”这句有点搞笑的广告词,足以让谷成的脚丫走向长青树。从有记忆,谷成一直感到自己在路上,连梦中都是。
  
     谷成第一次来长春藤,是那次星期五下班后,一个人无聊地在河边转了两个多小时。正饿的时候,有位长发临肩的女子,走进了长春藤咖啡馆。无聊的谷成,也就跟了进去。长发女选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。隔了三张桌子,谷成对着面坐了下来。
  
     只这么隔着,就足够了,谷成身上有点轻松感。让他高兴的是,那位长发临肩的女子,正是他预想的那个模样。那女子浅笑着,要了一份蛋炒饭,一份西瓜汁。拿出一本线装的书,边吃边一页页地翻起来。
  
     谷成偶尔抬头看一眼,那女子却是眉黛轻垂,神如闲云地一心读着书。谷成心中给这女子起了个名字“浅颦”。吃饭后,谷成又莫名其妙地随着这位女子走了出去。女子招了个的士,向南去了。这顿饭吃了有2个小时,谷成第一次吃这么长时候的饭。回去的时候,朋友问他哪里去了,谷成说在书店看书。
  
     第二天下午,谷成早早地收拾完手头的活,在长青藤门口等着,那位女子却没有来。第三天,还是没有来。直到了又是一个星期五,那位女子才出现。从那之后,谷成总结出一个规律:只有星期五她才来,并且总是一个人,从来没有说过话,从来没打过手机。
  
     就这么过了半年多。两个人各看看的书,那女子似乎没有感到谷成的存在。快元旦的时候,谷成挑了一张精致的卡片,用他最得意的行书写下了一句话:谷雨溪云浅绿成——我是谷成,很高兴认识您半年了,您的名字……。在大学的时候,他的硬笔行书在整个理工学院是无人能及的。
  
     吃完饭在出门的时候,谷成把卡片递了过去。那女子沉了片刻,从包里取出一张古色古香的卡片,写下了“苏浅颦,莫愁湖路512号,有缘再见”几个字,朝他浅浅一笑而去。到了下一个星期五,苏浅颦没有来。再过一个星期五,还是没有来。谷成心里有点慌,第二天一大早,打了个出租车,按地址寻去。
  
     七拐八拐,好不容易找到了莫愁湖路512号,却是一个不大的老建筑,里面是有间杂货店。
  
     “请问这里有位苏浅颦吗?”谷成问道。老人耳背,谷成的声音提高了几分,又重复了一遍。
  
     “这盆不深,您看行不?”老人拿出一个塑料盆来。
  
     谷成苦笑不得。急忙找了张纸,写了“您认识苏浅颦吗?”几个大字。
  
     老人怔了怔。大声地说——耳背的人都这样:“不认识,但听说过。是民国初期的人。很漂亮的,弹得一手好琴,可惜是个哑吧,就住在这间房子里。那时兵荒马乱的,后来就不知到哪里去了。现在活着,也100多岁了吧,可能早就死了。”
  
     “有什么资料吗?”谷成心里一惊,又写了几个大字。
  
     “有吧,听说当时有个小有名气的画家,给她画了张像。你到文物市场去看看吧。不好找。”老人大声说。
  
     谷成托朋友,在文物市场查寻,尽可能地买下来。同时急忙赶到长青树咖啡屋,问服务生关于那个女子的事,服务生却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模样的女子。过了两天,朋友传来消息,在市场里找到了,要价8000元。谷成跑去一看,又是一惊,画上的女子虽然装束不一样,但面貌气质不差分毫。经还价,终于5000元买了下来。
  
     谷成不相信鬼狐,却又解释不清这是怎么回事。他把这幅画挂在卧室里,幻想能像聊斋里那样,有一夜能从画上走下来。
  
     当天夜里,他就梦见苏浅颦从画上走下来。一掐手,还是疼的。谷成慌慌起来:到底此是梦,还彼是梦?
   此后,谷成每个周五还是去长青树咖啡屋,只是奇迹再也没有发生。
  
   (全文结束)
  
 
<<返回列表
 

   Copyright 2008  

  清梦苑·清梦图文   站长:雪清梦